访谈:相声前辈畅谈传统 称外国人学不了相声

发布时间:2018-12-16   来源:未知    
字号:

  搜狐娱乐讯:相声这门传统艺术流传至今已经有很长时间的历史,不仅中国人喜欢,就连外国人都纷纷拜师学艺。可是当各种艺术形式充斥观众眼球的时候,传统相声好像离我们越来越远。郭德纲的德云社成立不久便名声大振,是他让相声找到了出路,还是不过是一个偶然现象?今天,《明星在线》有幸请来几位相声界的大师、前辈,他们要告诉大家相声到底该如何是好?

  莎莎:搜狐的各位网友大家下午好,欢迎大家作客我们“明星在线”,我是主持人莎莎。

  大鹏:我是大鹏,今天我们请来了相声界德高望重的老前辈,大家通过镜头可以看到五位嘉宾,这样让我们李金斗老师打声招呼,然后介绍几位嘉宾。

  李金斗:大鹏说了德高望重的老艺术家,这里面就是一位,就是我们的陈涌泉老师,陈老师大家都非常熟悉,陈老师是相声世家,他的父亲在20、30年代是最著名的相声家,他的老爷是青梅相声的代表人物,陈老师应该说是一个全才的相声演员,为什么呢?单口相声能演,对口相声能演、能写相声,能编相声剧。总而言之,陈老师手底下有两下子。坐在上首,大家一看就认识了,著名的相声艺术家王谦祥老师,王老师是马季老师的得意高徒。王谦祥老师的活非常好,大家听到他唱的地方戏都非常好,现在他是中国煤矿文工团的。

  我呢?自我介绍一下,我就是一个普通的相声演员,我叫李金斗。其实不用介绍,大家也就认识我,艺术水平跟人家比就没法说了。坐在我旁边的大家也非常熟悉,大家爱看相声的人会想到中央电视台首届相声大赛有一个相声缎子,说、学、逗、唱,所有的技巧都包括进去,就是《包工传奇》,有七段地方戏,有大段的表演。

  就是这个节目的演出者,他获得了大奖,他现在是中国铁路文工团的相声台柱,他的相声非常好,很多的节目大家都记忆犹新,还有很多传统相声,等等非常吃功夫,而且他的缎子特别的长,一般都在30多分钟,别看他矮,力气有两下子,会满足您的要求。坐在边上的说剧青年相声演员,有点委屈他,他也是30多岁了,现在30多岁就算是年轻演员,他是

  ,是我的大徒弟,前些日子在中央电视台“周末喜相逢”的时候参加了,他从小说传统相声说的非常好,应该是一个很全面的青年相声演员。

  今天我们五个人来这儿做客,感到特别的高兴,我们搜狐为我们相声这个回归剧场,传统相声的专场做出了很多宣传,我代表我们相声界的同仁向搜狐的各位领导、各位主持人向您拜一个早年,祝您全家笑中有福!

  大鹏:谢谢李老师(鼓掌)。我们很荣幸请到这么多相声名家,我们的网友在网上非常希望跟几位进行交流,希望把你们的留言进行反馈,这次发出预告,这么多相声演员来搜狐干嘛?他们很期待这个结果,为了迎春节,接下来让几位嘉宾详细的介绍一下这个晚会。

  李金斗:还得我先说,大家问到具体的问题,王老师、陈老师、刘老师、小刘老师他们可以回答,我呢,抛砖引玉,我们从2000年,就是搞了一个每年的叫春节传统相声晚会,我们从1996年开始搞的相声回归剧场活动,在这个活动的发起人有很多,主要是相声界的同仁,像姜昆先生、侯耀文先生、冯巩先生等等、等等,特别是我们的相声艺术大师马季老师倡导我们回归剧场,虽然都不是一个单位,比如候先生是铁路文工团的头,他搞了一个专场,煤矿共团也在搞,我们单位,中国广播艺术团也在搞,北京曲艺团也在搞,等等、等等,各个文艺团体只要搞曲艺的,能演相声大会的都在搞这个。最早是在96年,我们搞了五场,有传统相声、专场,有小段相声专场,有新相声专场,有师傅带徒弟。我们从200年开始,每到春节的初四、初五,都在民族宫大剧院搞传统相声专场,有单口相声、对口相声、三人相声、群口相声、化妆相声,总而言之我们每年搞的都不一样,但是有很多也是大家听过的,可能在电视里看过了,但是我们在民族宫大剧院演的时候肯定跟您看的不一样,为什么呢?我们都要加工,重新组合,原来我跟陈老师一块演,现在陈老师演单口相声,为什么陈老师演单口相声呢?分两种,一种是大的,还有一种是小的。小的就是10分钟以里,就是说个笑话就乐了,大笑话就是长篇的相声,人家比我水平高我说不了,我就得把陈老师请出来,他说单口相声,因为刘宝瑞先生是他的师兄,他本身是门里出身,父亲是干这个的,跟很多艺术家接触,学了很多单口相声,陈老师虽然快80岁的人了,老头满面红光的,还成!所以在健在的时候多用他,每年都在搞传统相声专场,今年也是这样的,有三人相声,有单口相声、有对口相声,有说的,有腿活,还有学的,总而言之我们基本上都能够让您看到,就是这么回事。

  大鹏:这里面有很多网友也有懂的,替广大的网友问一句,咱们经常提传统相声,陈老师给我们讲一下,什么是传统相声?怎么区分?

  陈涌泉:这个很好说,传统相声我们主要划分就是解放以前的,解放以前就是经过几代老先生,他们不断的发明创造、加工、提炼保留下来的这些节目,通常的就叫做传统节目。

  那么解放以后呢?我们搞了一些现实节目,随着我们社会的发展,过去来说,就是随着运动的开展,就有新的相声产生,那么这些节目叫做限时相声。传统节目,据我知道的有300多段,但是有的一些,通过不断的淘汰,现在遗留下来的没有那么些了,现在恐怕有几十段,取其精华,取其糟粕的,这些精华还在演,特别年龄大的演员他们都会,现在年轻的会的传统节目就比较少了,但是传统节目是基础,必须先有继承,然后才能发展,不继承就谈不到发展,传统相声应该说成百上千段,到现在恐怕能说的就是微乎其微的,现在能说的就是传统节目。

  大鹏:老爷子一张嘴,声音太洪亮了,相信很多网友怎么能够区别传统相声,我有一个问题,传统相声就这么几十段,两个相声演员表达的不一样,自己还要再加工一下,几位老师在这次相声大会有什么样的作用,从王老师开始?

  李金斗:我说完就是王谦祥老师和刘洪沂老师说了,这两场有一个相声大家特别的关注一下,就是《罗成戏貂蝉》,这个戏是张老师,从西安来,来到北京曲艺团,把这三段相声传给了他的徒弟和师侄,还有徒孙,这三段相声一个叫《关公战秦琼》,就是刘洪沂老师的先生,张先生是他的师傅,把这两段相声传给王老师和赵一贵,他们演了《关公战秦琼》,还有一个相声《罗成戏貂蝉》,70年代以后,这段相声又传给了王谦祥,王谦祥精通京剧,应该说在王先生的基础上,又发展、又提高,这段相声目前来说,我个人认为,王谦祥老师演的比较成熟,而且演了20多年了,一直在演着。这段相声,从来没有在春节传统相声晚会上演过,这次我们请王谦祥老师说一说这段相声,这段相声很有意义,大家都听过候老师的《关公战秦琼》,因为没有录音,王谦祥老师把这段相声重新加工提高了,那么这段相声我觉得在今天的传统相声晚会上比较好,应该让王谦祥老师说一说。

  王谦祥:谢谢金斗师兄对我的介绍,因为我们俩是发小,都互相了解,今天就说《罗成戏貂蝉》这个节目,在我们这个行里叫“活”,老先生说这段相声为什么叫“活”?就是因为它是活的,每个人和每个人演的不一样,今天演的可以和昨天不一样,永远在进步,我们老先生有一句话,叫一遍拆洗、一遍新。刚才金斗师兄介绍的张先生,应该是相声界里头很有造诣的这么一个老先生,有文化,而且是戏班出身,唱过戏,唱的不错,都懂,所以他创作的一系列相声节目,刚才金斗老师介绍的《关公战秦琼》,这个段子大家比较熟悉,候大师把这个节目拿过去,本身候大师就懂戏,根据他的经验把这个节目顺了,顺成自己的东西,精得比较多。同时在北京曲艺团,《关公战秦琼》不同于那个,比如《关公战秦琼》可以是两个老生,那个是花脸,《罗成戏貂蝉》是一个小生,其中有一位老先生按照演的,这个是外地的老先生,后来没有人关注这个节目,这次把它重新拿出来,当然也变了变。

  比如说里面有好多情节,它设计的情节也在混战中,如果我要讲,我赶上军阀混战了,观众可能不相信。我就把年代拉后了,拉倒日本投降之后,解放之前那一段,也没有军阀,反面的人物也没说什么地主,也没说反动军阀,也没说土匪,反正有一帮人是压迫艺人的。就这么一个节目,最近演过两场,我觉得效果还可以,希望大家能够认同这个节目,当然我们演的有很多毛病,希望内行把这个节目进行批评改正,希望把这个节目演的更好。

  大鹏:大家应该更加期待这次的传统相声晚会,就像武林上的功夫,在江湖上失传了,刚才王谦祥老师介绍了,到他这儿重新的恢复加工,李老师继续介绍,陈涌泉老师?

  李金斗:我就替陈老师说是了,他是单口相声的《君臣斗》,现在陈老师能说八回。但是我们只说两回,一、二,明年三、四,后年五、六、再往后七、八,其实还有两个段子,一个是综艺千秋,还有刘洪沂老师,首演《关公战秦琼》,这两个段子也是非常好的,你说说。

  刘洪沂:刚才陈老师说了就是继承与发展的问题,为什么我们连续搞了7年的传统相声大演,利用春节这个期间,因为我们不光是继承,这个继承是什么呢?就是把传统的技巧,在传统段子里,艺术含金量应该是很高的,在我们继承传统过程当中,把这些技巧继承下来,同时在我们一些新段子当中,把这些技巧用进来,而且在我们改编的一些传统节目当中,也把技巧提高了,今年我没有研究,一个是“综艺千秋”,“舞锥子”原来想指戏曲杂谈,我们有一个东城相声俱乐部,还成立了一个崇文周末相声俱乐部,我在崇文那天演了一场,有的观众说能不能在春节的时候把段子拿出来,所以调整的这个节目,观众有一个不是看一次觉得够了的感觉,观众还想反复的看了,隔了一年多了,还想反复看,综艺千秋又不一样了,是我们把传统相声当中的精华小段,重新进行了组合,比如原来刘备摔孩子,把这三部分进行筛选,让观众审查、审查 ,因为我觉得刚才陈先生说的重要性,我们有一些传统段子,不是一成不变的,不是完全照搬。因为时代不同了,人们的文化素质普遍提高了,那么要求一些传统的段子也和今天的形式能够接轨。比如一些语言、一些词汇,尤其现在很多年轻人在听相声,过去传统相声当中,过去那些比较沉浮一点的语言,恐怕今天的观众听不懂了,这就需要我们改进,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,要开拓、要发展。不光是这几个段子,在我们最近一期的阶段当中,我们这两个俱乐部,崇文和东城俱乐部,我们一些年轻的人,把传统的段子改了很多了,像原来的《买挂票》等等,又重新的组合、重新的改编,现在我们还是在摸索的过程中,还是引者陈先生所说的,我们这是一条永不变的道路,就是继承发展,我们还在不断的摸索。

  莎莎:刚刚老师提到的周末俱乐部,问一下当初成立这个周末俱乐部的初衷是什么?

  李金斗:也是回归剧场的一个内容,除了在民族宫大剧院每年演传统相声晚会,新相声晚会之外,因为现在的票价确实非常的贵,很多的老百姓买不起票,又想去听相声。原来从小学徒都是在剧场说相声,后来发展了,有在体育馆的、电视台的,后来大家经常在电视里听相声,觉得有时候不过瘾,因为一个晚会才50分钟,我们说一段相声说17分钟,不太道德,为什么呢?别人的节目少了,也可能这个相声才给你五分钟或者六分钟,顶多给你十分钟,观众觉得不过瘾,有一个时间限制。有一个内容,这个播出了可能是计划生育的,可能是防火的,可能是税务的,也可能是“315”的晚会,要想全面的了解相声,只有到剧场里去看。

  应该说最适合剧场里听相声的,也就是说700、800人,最好不超过1000人的剧场。其实民族文化宫是960个座位,实际900个座位,我们周末相声俱乐部通过相声界的同仁,我们在东城区文化馆成立一个周末相声俱乐部,票价是20块钱,一方面是给大家提供一个听相声的场所,您到这儿来听相声,没有任何的约束,您想听就听,不想听就走,而且你来早了就坐在前面,来晚了就坐在后面。如果说这阵想要出去抽颗烟就可以出去,非常自由。比如说我今天听李金斗的相声觉得不过瘾,说李金斗你说那个相声你怎么不说啊?我说成,我一个礼拜以后就演,就是为老百姓提供一个听相声的场所,这个场所票价很便宜,20块钱,王谦祥也好、刘洪沂也好,姜昆也好,我也好,等等所有相声界的名流,包括大师马季先生也来这个俱乐部给你演出,不管是谁,演出都是一样的。

  而且票价从03年到今天从来没有调过价钱,而且往后也绝对不会调价钱。因为我们就是做一种公益性的活动,本着精神搞一个和谐的相声场子,为什么到这儿高高兴兴让你好好的笑一笑,一共是20个人为您服务,你才花20块钱,演员是16个,工作人员是14个,还有卖票,还有像刘颖这样的年轻相声演员,还有像他的得意高徒李老师,现在也是非常走红的相声演员,他们也学了很多传统相声,但是传统相声时间长了不能上电视去演,就多周末相声俱乐部,他们可以把他们学的相声一一的奉献给大家,还有外地的来北京录像,也是相声名家,也想在北京哪儿能说段相声,我们给您提供一个场所,您到这儿来说相声也可以。

  还有就是说老艺术家,退休了,比如说陈老师、唐老师、王老生、赵老师,像南京的张老师,都是70、80岁了,80、90岁身体又好,还能够在台上说相声,愿意让您笑一笑,把自己的预热发挥出来,有的时候像电视台岁数太大了,这个担点责任怕害怕,我们都保护着老头,车接车送,管吃管喝的(笑)。我们没事,因为都是非常好,老头到这儿说一个单口相声,第一次有一个观众说李金斗你师父赵先生说的特别好,我想听听的,后来我跟陈老师说了,陈老师您出出山您给我捧一个场,翻了三场,老先生一宿没睡,太高兴了,因为多年没有演。第二天给我打一个电话,不让他演了,一宿没睡非常高兴。

  网友:陈涌泉老师您好,很久没有看见您表演了,上一次来北京看了一次表演,但是没有见到您。

  李金斗:大伙儿觉得有名的就是您熟悉的,可能多说了几年,也谈不上大宛。像我这样的演员,还有冯巩,侯耀文老师,过去我们都得找地方去磨合,名词叫磨合,说专业术语叫压场,这你不用着急,你想什么时候磨合就什么时候磨合,特别是春节晚会和相声大赛,每礼拜六,有时候演12个节目,我们专门接待这些磨合的,上个月审查春节晚会的节目,冯巩打一个电话,说我得去,明年审查了,今天晚上必须建议观众,台下说100次,不如台上说1次。

  大鹏:要是这样的话,下面的反响马上就上来了。今天是礼拜二,这周六去相声俱乐部听听。(笑)

  李金斗:这个都是临时的,有的时候是7点钟来电线号,现在多了一个磨合的地儿,他是礼拜五崇文周末相声俱乐部,跟我们是一样的,他在那儿负责。你可以2号上他这儿磨合,9号在他们那磨合,10号在我们这儿磨合,这回10号搞的晚会是纪念马老师的,因为马老师为我们周末相声俱乐部提了词,马老师离开我们的时间不长,很多观众特别想念马老师,姜昆、王谦祥都要去演出,10号我们特意搞一个专场。

图说天下

×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